位置提示:華聲在線 > 淘寶集運教學 > 專題 > 青春8090 > 正文
雕塑家歐偲:胸有丘壑成“大彩”
2017-06-13 09:51:36 湖南日報     [作者:]     [責任編輯:李 慧]      字體:【淘寶集運教學】

歐偲 圖/張楊

湖南日報記者 餘蓉

名片

歐偲,男,漢族,1980年10月生,湖南邵陽武岡市人,本科畢業於西安美術學院雕塑系,研究生畢業於中南大學美術系。湖南青年美術協會雕塑理事。

故事

6月8日,長沙悶熱難當。在長沙縣經開區一棟不起眼的居民樓裏,歐偲正跟他的夥伴一起研究一匹銅鑄馬的上漆。

“上漆後要去打磨,生漆是有生命力的,經過一層層着色和一遍遍打磨,才能神采奕奕、栩栩如生。”一提起自己的文創作品《大彩·九華駒》,歐偲喜悦之情溢於言表。

2003年,歐偲以專業全國第一的成績考入西安美院雕塑系,畢業後一直在西安從事雕塑藝術,曾參與過四川峨眉金頂十方普賢菩薩塑像、西安大雁塔的羣雕等雕塑創作,在業內小有名氣。

2008年,歐偲回到湖南發展,一心想自己創業,成立了自己的雕塑公司,事業逐漸走上正規。

但歐偲並不滿足於此,“城市雕塑是個工程活,大多數作品需要得到客户的認可。我很想做點獨一無二的、能夠表達自己的作品,可以説長久以來我就一直在琢磨這個。”

在一個深夜,忙碌了一天的歐偲開車經過馬王堆時,想到了馬王堆漢墓出土文物那蜚聲國際的漆藝,又想到寧鄉出土的青銅器代表四羊方尊,突然腦洞大開,“在青銅器上面做大漆會是什麼樣子?”

青銅器上做大漆,這項技術只在春秋戰國時期短暫的出現過,隨後便接近於失傳了。歐偲拜訪了很多漆藝老師,大家都説這個一沒做過,二沒看過,更沒嘗試過。有人懷疑:“這怎麼可能?”

但歐偲偏不信這個邪,決定自己幹,“我其實是對油漆過敏的,為了弄這個東西我兩條手臂都是腫的,癢得難受,晚上睡覺都睡不了。”然而,歐偲面對的卻是剛做好的成品漆就脱落了的困境,一次又一次,不得章法。拜師學藝三年,在充分了解漆藝的原理之後,終於解決了生漆在銅上面附着力的問題。

工藝開發不僅僅需要摸索,還需要大量的資金投入,歐偲眼都不眨,把這些年賺的幾百萬元全都“砸”進去了。終於,青銅器上做大漆的工藝開發出來了。“這是國內獨一份!”歐偲得意地説。

2014年,歐偲成立禾馬(湖南)文化產業發展有限公司。他設計的作品《大彩·九華駒》也先後獲得第21屆廣州藝術博覽會金獎、首屆湖南文化創意設計大賽銅獎,得到了很多藏家的追捧。

“藏家喜歡我的作品,我並不意外。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位普通藝術愛好者。”歐偲回憶説,當時他的一匹“九華駒”在自己的藝術館展出,一位小夥子每天都來藝術館看,一看就是半個小時,最後刷爆了幾張信用卡買走了。他説:“一匹九華駒並不便宜,至少要六七萬元,一個普通收入的人願意花這麼多錢買我的作品,這種認同感讓我非常感動。”

如今,歐偲正計劃把大彩系列開發產品,結合電子商務,面向普通消費者,做一批體積小、造價不高的作品,“這既能讓我的作品走入尋常人家,也是對湖湘文化的一種推廣吧。”

今日論點
深讀
經濟視野